后青春期的诗 歌词

发布时间:2020年07月07日 阅读:25 次

后青春期的诗 歌词 后青春期的诗 歌词 句子大全

五月天 《后青春期的诗》专辑有什么歌

1爆肝

2突然好想百你

3生存以上生活以下度

4你不是真正的快乐

5噢买问尬

6出头天

7我心中尚未崩溃的地方

8春天的答呐喊

9夜访吸血鬼

10如烟

11后青春期的诗

12笑忘版歌权

每首歌都很喜欢挺不错的

1爆肝

2突然好想你

3生存以上抄生活以下

4你不是真正的快乐

5噢买尬

6出头天

7我心中尚未崩知溃的地方

8春天的呐喊

9夜访吸血鬼

10如烟

11后青春期的诗

12笑忘歌

比较喜欢突然好想你和你不是真正的快乐道

后青春期的诗专辑de 全部歌词 准啊 一定

突然好想你

作词:五月天阿信作曲:五月天阿信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最怕朋友突然的关心

最怕回忆突然翻滚绞痛著不平息

最怕突然听到你的消息

想念如果会有声音不愿那是悲伤的哭泣

事到如今终于让自已属于我自已

只剩眼泪还骗不过自己

突然好想你你会在哪里过的快乐或委屈

突然好想你突然锋利的回忆突然模糊的眼睛

我们像一首最美丽的歌曲变成两部悲伤的电影

为什么你带我走过最难忘的旅行

然后留下最痛的纪念品

我们那么甜那么美那么相信那么疯那么热烈的曾经

为何我们还是要奔向各自的幸福和遗憾中老去

突然好想你你会在哪里过的快乐或委屈

突然好想你突然锋利的回忆突然模糊的眼睛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最怕朋友突然的关心

最怕回忆突然翻滚绞痛著不平息

最怕突然听到你的消息最怕此生已经决定自己过

没有你却又突然听到你的消息

生存以上生活以下

作词:五月天阿信作曲:五月天阿信

连刷牙也照著节奏

冲了马桶洗了脸上的疲惫泡沫

没有梦昨夜没有梦

镜子里的陌生人已经不再做梦

上课钟变成打卡钟

单行道般的人生流失在车阵中

进行曲规律的平庸

活的像是一句标语压韵而服从

午餐是随便还是都好还是

跟你一样的任何一种

奇怪呢很久以前我是很有

想法主见心跳很执著

伤心再也不吹风现在只害怕伤风

耽误了谁和谁的要求一天一天

看日升日落看月圆月缺

年复一年的经过看谁把我变成现在的我

怕潮起潮落怕患得患失

错了又错的疼痛终于我的生命只剩生存

活著只会呼吸吃饭喝水的生活

小时候只要看天空

枕著白云就觉得全世界都拥有

长大了拥有的更多

为何感觉到越来越匮乏越贫穷

那一年只追逐自由

现在只能追逐著涨不停的石油

是不是地壳又震动

要从家里震落才悔恨这样生活

生活的反面会是死去还是

这般生存不再有冲动

闭上眼就能感觉生命正在

一分一秒飞奔远离我

还不如一只昆虫至少能破茧展翅

飞像那被夺走的天空一天一天

看日升日落看月圆月缺年复一年的经过

看谁把我变成现在的我

怕潮起潮落怕患得患失错了又错的疼痛

终于我的生命只剩生存

活著只会呼吸吃饭喝水的生活

一年有三百六十五个日子

五十二万五千多分钟

一生有三十四亿五千六百

七十八万九千下脉搏

为爱而生之后生命要怎么挥霍

直到我化成烟的时候

一天一天

看日升日落看月圆月缺年复一年的经过

看谁把我变成现在的我

怕潮起潮落怕患得患失错了又错的疼痛

终于我的生命只剩生存

活著只会呼吸吃饭喝水的生活一天一天

看日升日落看月圆月缺年复一年的经过

曾经我也那么独一无二

怕潮起潮落怕患得患失错了又错的疼痛

终于我的生命只剩生存

活著只会呼吸吃饭喝水的生活

连刷牙也照著节奏然后设定了明天六点半的闹钟

爆肝

作词:五月天阿信作曲:五月天阿信

烟火跟我都是越黑暗越灿烂

太阳下山就是我的精华时段

不是不爱睡觉不是不够爱肝

我只是还有很多很多正经事要管

不是不爱阳光不是不谈恋爱

我只是进度要赶游戏要玩青春要糜烂

夜店爆肝夜唱爆肝

狂热狂舞狂欢我怕闷不怕爆肝

打怪爆肝打牌爆肝

贪吃贪玩贪心我怕烦不怕爆肝

听歌爆肝写歌爆肝

伤心伤肝伤肺最后都哭成一团

谁怕爆肝谁管爆肝

好样好胆好骇好爽又好勇敢

月光星光迎接我闪亮的登台

热血青春就是我摔不坏的皇冠

不是不吃早餐不是不想养肝

我只是太多辛苦辛酸心情需要被溺爱

不是故意学坏不是不知悔改

我只是人气要冲星星要摘夜晚要拓宽

夜店爆肝夜唱爆肝

狂热狂舞狂欢我怕闷不怕爆肝

打怪爆肝打牌爆肝

贪吃贪玩贪心我怕烦不怕爆肝

听歌爆肝写歌爆肝

伤心伤肝伤肺最后都哭成一团

谁怕爆肝谁管爆肝

好样好胆好骇好爽又好勇敢

月光星光迎接我闪亮的登台

热血青春就是我摔不坏的皇冠

不是不吃早餐不是不想养肝

我只是太多辛苦辛酸心情需要被溺爱

不是故意学坏不是不知悔改

我只是人气要冲星星要摘夜晚要拓宽

夜店爆肝夜唱爆肝

狂热狂舞狂欢我怕闷不怕爆肝

打怪爆肝打牌爆肝

贪吃贪玩贪心我怕烦不怕爆肝

听歌爆肝写歌爆肝

伤心伤肝伤肺最后都哭成一团

谁怕爆肝谁管爆肝

好样好胆好骇好爽又好勇敢

不是不吃早餐不是不想养肝

我只是太多辛苦辛酸心情需要被溺爱

不是故意学坏不是不知悔改

我只是不想要管不想要管不想不想管

噢买尬

作词:五月天阿信作曲:五月天阿信

噢买尬噢买尬真的太久不见啦

我随时ok就等你电话

哭阿哭阿哭阿哭到眼泪都乾啦

哭到海滩只剩下沙

整个世界只剩下你听我说话

一直到天黑也不回家

混阿混阿混阿混到天空都老啦

计画依然没有变化

剩下我们说的神话梦话废话

就著样陪著我长大

噢买尬噢买尬这是一定要的啦

喝到挂唱到哑笑道流泪哭到趴

噢买尬噢买尬真的太久不见啦

我随时ok就等你电话

巴黎铁塔东京铁塔

蛋塔金字塔回忆慢慢积沙成塔

回忆回不去了但你一起来了

一起到更远的未来吧

无猜无邪无私无瑕的友情无价

你是买不到的奢华

天涯有天风景有风浪花有花

再加上我有你就够啦

噢买尬噢买尬真的太久不见啦

我随时ok就等你电话

老地方见等你电话无时无刻等你的电话

我随时ok就等你电话

我心中尚未崩坏的地方

作词:五月天阿信作曲:五月天阿信

醒在陌生的地方镜头变成了刀枪

耳语也变成了真相

吉他告别了肩膀诗人弃守了边疆

我们活在巨大片厂

幸运的孩子爬上了殿堂

成果代价都要品尝

单纯的孩子是否变了样

跟著游戏规则学著成长

轰轰烈烈的排行沸沸扬扬的颁奖

跟著节奏我常迷惘

当人心变成市场当市场变成战场

战场埋葬多少理想

回想著理想微薄的希望

走著钢索我的刚强

伟大和伪装灰尘或辉煌

那是一线之隔或是一线曙光

每个孤独天亮我都一个人唱

默默的让著旋律和我心交响

就算会有一天没人与我合唱

至少在我的心中还有个尚未崩坏的地方

歌手追逐销售量记者追逐点击量

没有谁比谁更善良

无论天后或天王无论小兵或老将

曲终人散都要苍凉

期待著彩虹所以开了窗

窗外只有灼热闪光

所谓的彩虹不过就是光

只要心还透明就能折射希望

每个孤独天亮我都一个人唱

默默的让著旋律和我心交响

就算会有一天没人与我合唱至少在我的心中

还有个尚未崩坏的地方

其实我们都一模一样无名却充满了莫名渴望

一生等一次发光

宁愿重伤也不愿悲伤让伤痕变成了我的徽章

刺在我心脏永远不忘

默默让著旋律和我心交响

至少在我的心中自己为自己鼓掌

每个孤独天亮我都一个人唱

默默的让著旋律和我心交响

就算会有一天没人与我合唱

至少在我的心中还有个尚未崩坏的地方

孩子一样不肯腐烂的土壤

再唱再唱再唱再唱再唱

春天的呐喊

作词:五月天怪兽/阿信作曲:五月天怪兽/阿信

不要叫我比赛不要再看我成绩单

不要再无奈不要再忍耐不要再让我伤肝

天天都火腿蛋天天都排骨鸡腿饭

我需要扭转我需要意外我需要感觉存在

当阳光很冷淡心情很吉普赛

没人能挡住我跟平凡掰掰

方向盘指向南一路都不转弯

除非我看到沙滩看到大海看到未来

爽要呐喊不爽更要喊

压力要甩忧郁要推翻

爽要呐喊用力的呐喊喊到流汗

喊到没遗憾一生能有几次跟世界宣战

不想再当模范不想要再当乖乖牌

我只要摇摆我只想旋转我只想阂到腿软

让冬天被打败让春天冲上了舞台

让热血变红让天空变蓝让我把无聊炸开

看羚羊草枝摆我爱上大自然

来不及等泪乾来不及防晒

浪漫只怕太慢痛快只怕太快

快让我看到沙滩看到大海看到未来

爽要呐喊不爽更要喊压力要甩忧郁要推翻

爽要呐喊用力的呐喊喊到流汗喊到没遗憾

一生能有几次跟世界宣战

一生能有几次终于没人管

一生能有几次跟世界宣战

夜访吸血鬼

作词:五月天冠佑/阿信作曲:五月天冠佑/阿信

满怀忧伤却流不出泪极度的疲惫却不能入睡

只能够日日夜夜然后又日日夜夜

无尽的日日夜夜永远的深陷在人间

我是蝙蝠却不能飞困在日复一日的街

无止尽的狩猎彷佛一种天谴

夜色就是我的披肩日出就是我的风险

舞池里的狂颠是我宿命制约

上帝遗弃我们却又要给黯淡的月

照亮世界要我们无尽又无情的繁衍

看爱过的人一一告别做过的梦

一一凋谢只留下我独自残喘的千年

无法挥舞天使的纯洁也无法拥有魔鬼的果决

只有像每个人类贪嗔痴傻和愚昧

找寻著体温和血找寻著同类

满怀忧伤却流不出泪极度的疲惫却不能入睡

只能够日日夜夜然后又日日夜夜

无尽的日日夜夜永远的深陷在人间

饥饿是最好的调味孤独是最强的催眠

疯狂找一双唇能够当我酒杯

早就对这一切厌倦也曾愤怒喝下圣水

却又无助醒在下个漫长黑夜

青春遗忘我们却又要给回忆的美

就像玫瑰要余生流血又流泪的受虐

看镜中的脸慢慢枯萎高举的拳

渐渐粉碎只留下了无限唏嘘的相片

无法挥舞天使的纯洁也无法拥有魔鬼的果决

只有像每个人类贪嗔痴傻和愚昧

找寻著体温和血找寻著同类

满怀忧伤却流不出泪极度的疲惫却不能入睡

只能够日日夜夜然后又日日夜夜

无尽的日日夜夜永远的深陷在人间

一个又一个孤单的千年只能够日日夜夜

然后又日因夜夜无尽的日日夜夜

我不能飞

如烟

作词:五月天石头/阿信作曲:五月天石头/阿信

我坐在床前望著窗外回忆满天

生命是华丽错觉时间是贼偷走一切

七岁那一年抓住那只蝉以为能抓住夏天

十七岁的那年吻过他的脸就以为和他能永远

有没有那么一种永远永远不改变

拥抱过的美丽都再也不破碎

让险峻岁月不能在脸上撒野

让生离和死别都遥远有谁能听见

我坐在床前转过头看谁在沉睡

那一张苍老的脸好像是我紧闭双眼

曾经是爱我的和我深爱的

都围绕在我身边

带不走的那些遗憾和眷恋

就化成最后一滴眼泪

有没有那么一滴眼泪能洗掉后悔

化成大雨降落在回不去的街

再给我一次机会将故事改写

还欠了他一生的一句抱歉

有没有那么一个世界永远不天黑

星星太阳万物都听我的指挥

月亮不忙著圆缺春天不走远

树梢紧紧拥抱著树叶有谁能听见

耳际眼前此生重演

是我来自漆黑而又回归漆黑

人间瞬间天地之间

下次我又是谁

有没有那么一朵玫瑰永远不凋谢

永远骄傲和完美永远不妥协

为何人生最后会像一张纸屑

还不如一片花瓣曾经鲜艳

有没有那么一张书签停止那一天

最单纯的笑脸和最美那一年

书包里面装满了蛋糕和汽水

双眼只有无猜和无邪让我们无法无天

有没有那么一首诗篇找不到句点

青春永远定居在我们的岁月

男孩和女孩都有吉他和舞鞋

笑忘人间的苦痛只有甜美

有没有那么一个明天重头回一遍

让我再次感受曾挥霍的昨天

无论生存或生活我都不浪费

不让故事这么的后悔

有谁能听见我不要告别

我坐在床前看著指尖已经如烟

后青春期的诗

作词:五月天阿信作曲:五月天阿信

当烟雾随晨光飘散枕畔的湖已风乾

期待已退化成等待而我告别了突然

当泪痕勾勒成遗憾回忆夸饰著伤感

逝水比喻时光荏苒

终于我们不再为了生命狂欢为爱情狂乱

然而青春彼岸盛夏正要一天一天一天的灿烂

(阿信口白∶然后呢一起走吧)

谁说不能让我此生唯一自传如同诗一般

无论多远未来读来依然一字一句一篇都灿烂

让天空解释著蔚蓝浮云定义著洁白

落花铺陈一片红色地毯

迎接我们到未来精彩未完的未来

你不是真正的快乐

作词:五月天阿信作曲:五月天阿信

人群中哭著你只想变成透明的颜色

你再也不会梦或痛或心动了

你已经决定了你已经决定了

你静静忍著紧紧把昨天在拳心握著

而回忆越是甜就是越伤人

越是在手心留下密密麻麻深深浅浅的刀割

你不是真正的快乐你的笑只是你穿的保护色

你决定不恨了也决定不爱了

把你的灵魂关在永远锁上的躯壳

这世界笑了于是你合群的一起笑了

当生存是规则不是你的选择

于是你含著眼泪飘飘荡荡跌跌撞撞的走著

你不是真正的快乐你的笑只是你穿的保护色

你决定不恨了也决定不爱了

把你的灵魂关在永远锁上的躯壳

你不是真正的快乐你的伤从不肯完全的愈合

我站在你左侧却像隔著银河

难道就真的抱著遗憾一直到老了然后再后悔著

你不是真正的快乐你的笑只是你穿的保护色

你决定不恨了也决定不爱了

把你的灵魂关在永远锁上的躯壳

你不是真正的快乐你的伤从不肯完全的愈合

我站在你左侧却像隔著银河

难道就真的抱著遗憾一直到老了

你值得真正的快乐你应该脱下你穿的保护色

为什么失去了还要被惩罚呢

能不能就让悲伤全部结束在此刻重新开始活著

出头天

作词:五月天阿信作曲:五月天阿信

在我的天顶甘有人会看见

看到我不甘愿这样过一生

在我的一生我甘愿来相信

每一朵花都有自己的春天

在我的天顶大雨落不停

也不能改变到我的固执

永远等待那一日咱可以出头天

人生不怕风浪只怕自己没志气

那一日咱可以出头天我盼望的日子

会真快来到我身边

在我的天顶甘有人在保佑

怎样我常常摔的头壳流血

血乾会结痂失败也不失志

成功是咱自己看自己得起

飘浪的日子等待著时机

我不信命运会这麼无情

永远等待那一日咱可以出头天

人生不怕风浪只怕自己没志气

那一日咱可以出头天我盼望的日子

会真快来到我身边

笑忘歌(2008年度饮料“黑松沙士”广告主题歌曲)

作词:五月天阿信作曲:五月天阿信

屋顶的天空是我们的放学后夕阳也都会是我们的

不会再仰慕更多了

唱一首属于我们的歌让我们的伤都慢慢慢的愈合

明天我又会是全新的OH~HO

青春是手牵手坐上了永不回头的火车

总有一天我们都老了不会遗憾就OK了

伤心的都忘记了只记得这首笑忘歌

那一年天空很高风很清澈从头到脚趾都快乐

我和你都约好了要再唱这首笑忘歌

这一生只愿只要平凡快乐谁说这样不伟大呢

自己和自己打一架了

想都想不通反正就是这样了

不会再流泪更多了

有多少错误重蹈覆辙有多少苦痛还不是都过来了

想起来甚至还会笑呢OH~HO

青春是人生的实验课错也错得很值得

就算某天唱起这首歌眼眶会有一点湿热

伤心的都忘记了只记得这首笑忘歌

那一年天空很高风很清澈从头到脚趾都快乐

我和你都约好了要再唱这首笑忘歌

这一生只愿只要平凡快乐谁说这样不伟大呢

伤心的都忘记了只记得这首笑忘歌

那一年天空很高风很清澈从头到脚趾都快乐

我和你都约好了要再唱这首笑忘歌

这一生只愿只要平凡快乐

谁说这样不伟大呢谁说这样不伟大呢

【在QQ音乐上去找到五月天的专辑,每首歌的简介窗口都附有歌词】

五月天-后青春期的诗

当烟雾随晨光飘散

枕畔的湖已风乾

期待已退化成等待

而我告别了突然

当泪痕勾勒成遗憾

回忆夸饰着伤感

逝水比喻时光荏苒

终於我们不再

为了生命狂欢

为爱情狂乱

然而青春彼岸

盛夏正要一天

一天一天的灿烂

(阿信口白:

然后呢一起走吧)

谁说不能让我

此生唯一自传

如同诗一般

无论多远未来

读来依然一字一句

一篇都灿烂

让天空解释着蔚蓝

浮云定义着洁白

落花铺陈一片红色地毯

迎接我们到未来

精彩未完的未来

五月天-突然好想你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最怕朋友突然的关心

最怕回忆突然翻滚

绞痛着不平息

最怕突然听到你的消息

想念如果会有声音

不愿那是悲伤的哭泣

事到如今

终於让自已属於我自已

只剩眼泪还骗不过自己

突然好想你

你会在哪里

过的快乐或委屈

突然好想你

突然锋利的回忆

突然模糊的眼睛

我们像一首最美丽的歌曲

变成两部悲伤的电影

为什麽你

带我走过最难忘的旅行

然后留下最痛的纪念品

我们那麽甜那麽美

那麽相信

那麽疯那麽热烈的曾经

为何我们

还是要奔向各自的幸福

和遗憾中老去

突然好想你

你会在哪里

过的快乐或委屈

突然好想你

突然锋利的回忆

突然模糊的眼睛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最怕朋友突然的关心

最怕回忆突然翻滚

绞痛着不平息

最怕突然听到你的消息

最怕此生已经决定自己过

没有你却又突然

听到你的消息

月天-生存以上生活以下连刷牙也照着节奏

冲了马桶

洗了脸上的疲惫泡沫

没有梦昨夜没有梦

镜子里的陌生人

已经不再做梦

上课钟变成打卡钟

单行道般的人生

流失在车阵中

进行曲规律的平庸

活的像是一句标语

压韵而服从

午餐是随便还是都好

还是跟你一样的任何一种

奇怪呢很久以前我是

很有想法主见心跳很执着

伤心再也不吹风

现在只害怕伤风

耽误了谁和谁的要求

一天一天

看日升日落

看月圆月缺

年复一年的经过

看谁把我变成现在的我

怕潮起潮落

怕患得患失

错了又错的疼痛

终於我的生命只剩生存

活着只会呼吸

吃饭喝水的生活

小时候只要看天空

枕着白云就觉得

全世界都拥有

长大了拥有的更多

为何感觉到越来越

匮乏越贫穷

那一年只追逐自由

现在只能追逐着

涨不停的石油

是不是地壳又震动

要从家里震落

才悔恨这样生活

生活的反面会是死去

还是这般生存不再有冲动

闭上眼就能感觉生命

正在一分一秒飞奔远离我

还不如一只昆虫

至少能破茧展翅

飞翔那被夺走的天空

一天一天

看日升日落

看月圆月缺

年复一年的经过

看谁把我变成现在的我

怕潮起潮落

怕患得患失

错了又错的疼痛

终於我的生命只剩生存

活着只会呼吸

吃饭喝水的生活

一年有三百六十五个日子

五十二万五千多分钟

一生有三十四亿五千六百

七十八万九千下脉搏

为爱而生之后

生命要怎麽挥霍

直到我化成烟的时候

一天一天

看日升日落

看月圆月缺

年复一年的经过

看谁把我变成现在的我

怕潮起潮落

怕患得患失

错了又错的疼痛

终於我的生命只剩生存

活着只会呼吸

吃饭喝水

一天一天

看日升日落

看月圆月缺

年复一年的经过

曾经我也那麽独一无二

怕潮起潮落

怕患得患失

错了又错的疼痛

终於我的生命只剩生存

活着只会呼吸

吃饭喝水的生活

连刷牙也照着节奏

然后设定了

明天六点半的闹钟

你不是真正的快乐-五月天人群中哭着你只想变成透明的颜色

你再也不会梦或痛或心动了

你已经决定了你已经决定了

你静静忍着紧紧把昨天在拳心握着

而回忆越是甜就是越伤人

越是在手心留下密密麻麻深深切切淡掉了

你不是真正的快乐

你的笑只是你穿的保护色

你决定不恨了也决定不爱了

把你的灵魂挂在永远锁上的躯壳

这世界笑了于是你合群的一起笑了

当生存是规则不是你的选择

于是你含着眼泪飘飘荡荡跌跌撞撞地走着

你不是真正的快乐

你的笑只是你穿的保护色

你决定不恨了也决定不爱了

把你的灵魂挂在永远锁上的躯壳

你不是真正的快乐

你的伤从不肯完全的愈合

我站在你坐着却伤感着银河

难道就真的抱着遗憾一直到老了然后再后悔着

你不是真正的快乐

你的笑只是你穿的保护色

你决定不恨了也决定不爱了

把你的灵魂挂在永远锁上的躯壳

你不是真正的快乐

你的伤从不肯完全的愈合

我站在你坐着却伤感着银河

难道就真的抱着遗憾一直到老了

你知道真正的快乐

你应该脱下你穿的保护色

为什么失去了还要被惩罚呢

能不能就让配角全部结束在此刻

重新开始活着

五月天-爆肝

烟火跟我

都是越黑暗越灿烂

太阳下山

就是我的精华时段

不是不爱睡觉

不是不够爱肝

我只是还有很多很多

正经事要管

不是不爱阳光

不是不谈恋爱

我只是进度要赶

游戏要玩青春要糜烂

夜店爆肝夜唱爆肝

狂热狂舞狂欢

我怕闷不怕爆肝

打怪爆肝打牌爆肝

贪吃贪心贪玩

我怕烦不怕爆肝

听歌爆肝写歌爆肝

伤心伤肺伤肝

最后都哭成一团

谁怕爆肝谁管爆肝

好样好胆好骇

好爽又好勇敢

月光星光

迎接我闪亮的登台

热血青春

就是我摔不坏的皇冠

不是不吃早餐

不是不想养肝

我只是太多辛苦

辛酸心情需要被溺爱

不是故意学坏

不是不知悔改

我只是人气要冲

星星要摘夜晚要拓宽

夜店爆肝夜唱爆肝

狂热狂舞狂欢

我怕闷不怕爆肝

打怪爆肝打牌爆肝

贪吃贪心贪玩

我怕烦不怕爆肝

听歌爆肝写歌爆肝

伤心伤肺伤肝

最后都哭成一团

谁怕爆肝谁管爆肝

好样好胆好骇

好爽又好勇敢

不是不吃早餐

不是不想养肝

我只是太多辛苦

辛酸心情需要被溺爱

不是故意学坏

不是不知悔改

我只是不想要管

不想要管不想不想管

夜店爆肝夜唱爆肝

狂热狂舞狂欢

我怕闷不怕爆肝

打怪爆肝打牌爆肝

贪吃贪心贪玩

我怕烦不怕爆肝

听歌爆肝写歌爆肝

伤心伤肺伤肝

最后都哭成一团

谁怕爆肝谁管爆肝

好样好胆好骇

好爽又好勇敢

五月天-噢买尬噢买尬噢买尬

真的太久不见啦

我随时ok就等你电话

哭阿哭阿哭阿

哭到眼泪都乾啦

哭到海滩只剩下沙

整个世界只剩下

你听我说话

一直到天黑也不回家

混阿混阿混阿

混到天空都老啦

计画依然没有变化

剩下我们说的

神话梦话废话

就着样陪着我长大

噢买尬噢买尬

这是一定要的啦

喝到挂唱到哑

笑到流泪哭到趴

噢买尬噢买尬

真的太久不见啦

我随时ok就等你电话

巴黎铁塔东京铁塔

蛋塔金字塔

回忆慢慢积沙成塔

回忆回不去了

但你一起来了

一起到更远的未来吧

无猜无邪无私

无瑕的友情无价

你是买不到的奢华

天涯有天风景有风

浪花有花

再加上我有你就够啦

噢买尬噢买尬

这是一定要的啦

喝到挂唱到哑

笑到流泪哭到趴

噢买尬噢买尬

真的太久不见啦

我随时ok就等你电话

噢买尬噢买尬

这是一定要的啦

喝到挂唱到哑

笑到流泪哭到趴

噢买尬噢买尬

真的太久不见啦

我随时ok等你电话

老地方见等你电话

无时无刻等你的电话

我随时ok就等你电话

五月天-出头天

在我的天顶

甘有人会看见

看到我不甘愿这样过一生

在我的一生

我甘愿来相信

每一朵花都有自己的春天

在我的天顶

大雨落不停

也不能改变到我的固执耶

永远等待那一日

咱可以出头天

人生不怕风浪

只怕自己没志气

那一日

咱可以出头天

我盼望的日子

会真快来到我身边

在我的天顶

甘有人在保佑

怎样我常常摔的头壳流血

血乾会结痂

失败也不失志

成功是咱自己看自己得起

飘浪的日子

等待着时机

我不信命运会这麽无情耶

永远等待那一日

咱可以出头天

人生不怕风浪

只怕自己没志气

那一日

咱可以出头天

我盼望的日子

会真快来到我身边

永远等待那一日

咱可以出头天

人生不怕风浪

只怕自己没志气

那一日

咱可以出头天

我盼望的日子

会真快

来到我身边(永远等待那一日)

咱可以出头天

人生不怕风浪

只怕自己没志气

那一日

咱可以出头天

我盼望的日子

会真快来到我身边

la~la~la~la~la~la~

五月天-我心中尚未崩坏的地方

醒在陌生的地方

镜头变成了刀枪

耳语也变成了真相

吉他告别了肩膀

诗人弃守了边疆

我们活在巨大片厂

幸运的孩子

爬上了殿堂

成果代价都要品尝

单纯的孩子

是否变了样

跟着游戏规则学着成长

轰轰烈烈的排行

沸沸扬扬的颁奖

跟着节奏我常迷惘

当人心变成市场

当市场变成战场

战场埋葬多少理想

回想着理想

稀薄的希望

走着钢索我的刚强

伟大和伪装

灰尘或辉煌

那是一线之隔

或是一线曙光

每个孤单天亮

我都一个人唱

默默的让着旋律

和我心交响

就算会有一天

没人与我合唱

至少在我的心中

还有个尚未

崩坏的地方

歌手追逐销售量

记者追逐点击量

没有谁比谁更善良

无论天后或天王

无论小兵或老将

曲终人散都要苍凉

期待着彩虹

所以开了窗

窗外只有灼热闪光

所谓的彩虹

不过就是光

只要心还透明

就能折射希望

每个孤单天亮

我都一个人唱

默默的让着旋律

和我心交响

就算会有一天

没人与我合唱

至少在我的心中

还有个尚未

崩坏的地方

其实我们都一模一样

无名却充满了莫名渴望

一生等一次发光

宁愿重伤也不愿悲伤

让伤痕变成了我的徽章

刺在我心脏

永远不忘

默默的让着旋律

和我心交响

至少在我的心中

自己为自己鼓掌

每个孤独天亮

我都一个人唱

默默的让着旋律

和我心交响

就算会有一天

没人与我合唱

至少在我的心中

还有个尚未

崩坏的地方

孩子一样

不肯腐烂的土壤wu~~

再唱再唱再唱

再唱再唱

五月天-春天的呐喊

不要叫我比赛

不要再看我成绩单

不要再无奈

不要再忍耐

不要再让我伤肝

天天都火腿蛋

天天都排骨鸡腿饭

我需要扭转

我需要意外

我需要感觉存在

当阳光很冷淡

心情很吉普赛

没人能挡住我

跟平凡掰掰

方向盘指向南

一路都不转弯

除非我看到沙滩

看到大海看到未来

爽要呐喊不爽更要喊

压力要甩忧郁要推翻

爽要呐喊用力的呐喊

喊到流汗喊到没遗憾

一生能有几次跟世界宣战

不想再当模范

不想要再当乖乖牌

我只想摇摆

我只想旋转

我只想阂到腿软

让冬天被打败

让春天冲上了舞台

让热血变红

让天空变蓝

让我把无聊炸开

看羚羊草枝摆

我爱上大自然

来不及等泪乾

来不及防晒

浪漫只怕太慢

痛快只怕太快

快让我看到沙滩

看到大海看到未来

爽要呐喊不爽更要喊

压力要甩忧郁要推翻

爽要呐喊用力的呐喊

喊到流汗喊到没遗憾

一生能有几次跟世界宣战

当阳光很冷淡

心情很吉普赛

没人能挡住我

跟平凡掰掰

方向盘指向南

一路都不转弯

除非我看到沙滩

看到大海看到未来

爽要呐喊不爽更要喊

压力要甩忧郁要推翻

爽要呐喊用力的呐喊

喊到流汗喊到没遗憾

一生能有几次跟世界宣战

一生能有几次终於没人管

一生能有几次跟世界宣战

夜访吸血鬼

满怀忧伤却流不出泪极度的疲惫却不能入睡

只能够日日夜夜

然后又日日夜夜

无尽的日日夜夜

永远的深陷在人间

五月天-夜访吸血鬼

我是蝙蝠却不能飞

困在日复一日的街

无止尽的狩猎

彷佛一种天谴

夜色就是我的披肩

日出就是我的风险

舞池里的狂颠

是我宿命制约

上帝遗弃我们却又要给

黯淡的月照亮世界

要我们无尽又无情的繁衍

看爱过的人一一告别

做过的梦一一凋谢

只留下我独自残喘的千年

无法挥舞天使的纯洁

也无法拥有魔鬼的果决

只有像每个人类

贪嗔痴傻和愚昧

找寻着体温和血

找寻着同类

满怀忧伤却流不出泪

极度的疲惫却不能入睡

只能够日日夜夜

然后又日日夜夜

无尽的日日夜夜

永远的深陷在人间

饥饿是最好的调味

孤独是最强的催眠

疯狂找一双唇

能够当我酒杯

早就对这一切厌倦

也曾愤怒喝下圣水

却又无助醒在

下个漫长黑夜

青春遗忘我们却又要给

回忆的美就像玫瑰

要余生流血又流泪的受虐

看镜中的脸慢慢枯萎

高举的拳渐渐粉碎

只留下了无限唏嘘的相片

无法挥舞天使的纯洁

也无法拥有魔鬼的果决

只有像每个人类

贪嗔痴傻和愚昧

找寻着体温和血

找寻着同类

满怀忧伤却流不出泪

极度的疲惫却不能入睡

只能够日日夜夜

然后又日日夜夜

无尽的日日夜夜

永远的深陷在人间

无法挥舞天使的纯洁

也无法拥有魔鬼的果决

只有像每个人类

贪嗔痴傻和愚昧

找寻着体温和血

找寻着同类

满怀忧伤却流不出泪

极度的疲惫却不能入睡

只能够日日夜夜

然后又日日夜夜

无尽的日日夜夜

永远的深陷在人间

一个又一个孤单的千年

只能够日日夜夜

然后又日日夜夜

无尽的日日夜夜wu~~

我不能飞

五月天-如烟我坐在床前

望着窗外回忆满天

生命是华丽错觉

时间是贼偷走一切

七岁的那一年

抓住那只蝉

以为能抓住夏天

十七岁的那年

吻过他的脸

就以为和他能永远

有没有那麽一种永远

永远不改变

拥抱过的美丽

都再也不破碎

让险峻岁月不能

在脸上撒野

让生离和死别都遥远

有谁能听见

我坐在床前

转过头看谁在沉睡

那一张苍老的脸

好像是我紧闭双眼

曾经是爱我的

和我深爱的

都围绕在我身边

带不走的那些

遗憾和眷恋

就化成最后一滴眼泪

有没有那麽一滴眼泪

能洗掉后悔

化成大雨降落在

回不去的街

再给我一次机会

将故事改写

还欠了他一生的

一句抱歉

有没有那麽一个世界

永远不天黑

星星太阳万物都

听我的指挥

月亮不忙着圆缺

春天不走远

树梢紧紧拥抱着树叶

有谁能听见

耳际眼前此生重演

是我来自漆黑

而又回归漆黑

人间瞬间天地之间

下次我又是谁

有没有那麽一朵玫瑰

永远不凋谢

永远骄傲和完美

永远不妥协

为何人生最后会像

一张纸屑

还不如一片花瓣

曾经鲜艳

有没有那麽一张书签

停止那一天

最单纯的笑脸和

最美那一年

书包里面装满了

蛋糕和汽水

双眼只有无猜和无邪

让我们无法无天

有没有那麽一首诗篇

找不到句点

青春永远定居在

我们的岁月

男孩和女孩都有

吉他和舞鞋

笑忘人间的苦痛

只有甜美

有没有那麽一个明天

重头活一遍

让我再次感受

曾挥霍的昨天

无论生存或生活

我都不浪费

不让故事这麽的后悔

有谁能听见

我不要告别

我坐在床前

看着指尖已经如烟

五月天-突然好想你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最怕朋友突然的关心

最怕回忆突然翻滚

绞痛着不平息

最怕突然听到你的消息

想念如果会有声音

不愿那是悲伤的哭泣

事到如今

终於让自已属於我自已

只剩眼泪还骗不过自己

突然好想你

你会在哪里

过的快乐或委屈

突然好想你

突然锋利的回忆

突然模糊的眼睛

我们像一首最美丽的歌曲

变成两部悲伤的电影

为什麽你

带我走过最难忘的旅行

然后留下最痛的纪念品

我们那麽甜那麽美

那麽相信

那麽疯那麽热烈的曾经

为何我们

还是要奔向各自的幸福

和遗憾中老去

突然好想你

你会在哪里

过的快乐或委屈

突然好想你

突然锋利的回忆

突然模糊的眼睛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最怕朋友突然的关心

最怕回忆突然翻滚

绞痛着不平息

最怕突然听到你的消息

最怕此生已经决定自己过

没有你却又突然

听到你的消息

月天-生存以上生活以下连刷牙也照着节奏

冲了马桶

洗了脸上的疲惫泡沫

没有梦昨夜没有梦

镜子里的陌生人

已经不再做梦

上课钟变成打卡钟

单行道般的人生

流失在车阵中

进行曲规律的平庸

活的像是一句标语

压韵而服从

午餐是随便还是都好

还是跟你一样的任何一种

奇怪呢很久以前我是

很有想法主见心跳很执着

伤心再也不吹风

现在只害怕伤风

耽误了谁和谁的要求

一天一天

看日升日落

看月圆月缺

年复一年的经过

看谁把我变成现在的我

怕潮起潮落

怕患得患失

错了又错的疼痛

终於我的生命只剩生存

活着只会呼吸

吃饭喝水的生活

小时候只要看天空

枕着白云就觉得

全世界都拥有

长大了拥有的更多

为何感觉到越来越

匮乏越贫穷

那一年只追逐自由

现在只能追逐着

涨不停的石油

是不是地壳又震动

要从家里震落

才悔恨这样生活

生活的反面会是死去

还是这般生存不再有冲动

闭上眼就能感觉生命

正在一分一秒飞奔远离我

还不如一只昆虫

至少能破茧展翅

飞翔那被夺走的天空

一天一天

看日升日落

看月圆月缺

年复一年的经过

看谁把我变成现在的我

怕潮起潮落

怕患得患失

错了又错的疼痛

终於我的生命只剩生存

活着只会呼吸

吃饭喝水的生活

一年有三百六十五个日子

五十二万五千多分钟

一生有三十四亿五千六百

七十八万九千下脉搏

为爱而生之后

生命要怎麽挥霍

直到我化成烟的时候

一天一天

看日升日落

看月圆月缺

年复一年的经过

看谁把我变成现在的我

怕潮起潮落

怕患得患失

错了又错的疼痛

终於我的生命只剩生存

活着只会呼吸

吃饭喝水

一天一天

看日升日落

看月圆月缺

年复一年的经过

曾经我也那麽独一无二

怕潮起潮落

怕患得患失

错了又错的疼痛

终於我的生命只剩生存

活着只会呼吸

吃饭喝水的生活

连刷牙也照着节奏

然后设定了

明天六点半的闹钟

你不是真正的快乐-五月天人群中哭着你只想变成透明的颜色

你再也不会梦或痛或心动了

你已经决定了你已经决定了

你静静忍着紧紧把昨天在拳心握着

而回忆越是甜就是越伤人

越是在手心留下密密麻麻深深切切淡掉了

你不是真正的快乐

你的笑只是你穿的保护色

你决定不恨了也决定不爱了

把你的灵魂挂在永远锁上的躯壳

这世界笑了于是你合群的一起笑了

当生存是规则不是你的选择

于是你含着眼泪飘飘荡荡跌跌撞撞地走着

你不是真正的快乐

你的笑只是你穿的保护色

你决定不恨了也决定不爱了

把你的灵魂挂在永远锁上的躯壳

你不是真正的快乐

你的伤从不肯完全的愈合

我站在你坐着却伤感着银河

难道就真的抱着遗憾一直到老了然后再后悔着

你不是真正的快乐

你的笑只是你穿的保护色

你决定不恨了也决定不爱了

把你的灵魂挂在永远锁上的躯壳

你不是真正的快乐

你的伤从不肯完全的愈合

我站在你坐着却伤感着银河

难道就真的抱着遗憾一直到老了

你知道真正的快乐

你应该脱下你穿的保护色

为什么失去了还要被惩罚呢

能不能就让配角全部结束在此刻

重新开始活着

五月天-爆肝

烟火跟我

都是越黑暗越灿烂

太阳下山

就是我的精华时段

不是不爱睡觉

不是不够爱肝

我只是还有很多很多

正经事要管

不是不爱阳光

不是不谈恋爱

我只是进度要赶

游戏要玩青春要糜烂

夜店爆肝夜唱爆肝

狂热狂舞狂欢

我怕闷不怕爆肝

打怪爆肝打牌爆肝

贪吃贪心贪玩

我怕烦不怕爆肝

听歌爆肝写歌爆肝

伤心伤肺伤肝

最后都哭成一团

谁怕爆肝谁管爆肝

好样好胆好骇

好爽又好勇敢

月光星光

迎接我闪亮的登台

热血青春

就是我摔不坏的皇冠

不是不吃早餐

不是不想养肝

我只是太多辛苦

辛酸心情需要被溺爱

不是故意学坏

不是不知悔改

我只是人气要冲

星星要摘夜晚要拓宽

夜店爆肝夜唱爆肝

狂热狂舞狂欢

我怕闷不怕爆肝

打怪爆肝打牌爆肝

贪吃贪心贪玩

我怕烦不怕爆肝

听歌爆肝写歌爆肝

伤心伤肺伤肝

最后都哭成一团

谁怕爆肝谁管爆肝

好样好胆好骇

好爽又好勇敢

不是不吃早餐

不是不想养肝

我只是太多辛苦

辛酸心情需要被溺爱

不是故意学坏

不是不知悔改

我只是不想要管

不想要管不想不想管

夜店爆肝夜唱爆肝

狂热狂舞狂欢

我怕闷不怕爆肝

打怪爆肝打牌爆肝

贪吃贪心贪玩

我怕烦不怕爆肝

听歌爆肝写歌爆肝

伤心伤肺伤肝

最后都哭成一团

谁怕爆肝谁管爆肝

好样好胆好骇

好爽又好勇敢

五月天-噢买尬噢买尬噢买尬

真的太久不见啦

我随时ok就等你电话

哭阿哭阿哭阿

哭到眼泪都乾啦

哭到海滩只剩下沙

整个世界只剩下

你听我说话

一直到天黑也不回家

混阿混阿混阿

混到天空都老啦

计画依然没有变化

剩下我们说的

神话梦话废话

就着样陪着我长大

噢买尬噢买尬

这是一定要的啦

喝到挂唱到哑

笑到流泪哭到趴

噢买尬噢买尬

真的太久不见啦

我随时ok就等你电话

巴黎铁塔东京铁塔

蛋塔金字塔

回忆慢慢积沙成塔

回忆回不去了

但你一起来了

一起到更远的未来吧

无猜无邪无私

无瑕的友情无价

你是买不到的奢华

天涯有天风景有风

浪花有花

再加上我有你就够啦

噢买尬噢买尬

这是一定要的啦

喝到挂唱到哑

笑到流泪哭到趴

噢买尬噢买尬

真的太久不见啦

我随时ok就等你电话

噢买尬噢买尬

这是一定要的啦

喝到挂唱到哑

笑到流泪哭到趴

噢买尬噢买尬

真的太久不见啦

我随时ok等你电话

老地方见等你电话

无时无刻等你的电话

我随时ok就等你电话

五月天-出头天

在我的天顶

甘有人会看见

看到我不甘愿这样过一生

在我的一生

我甘愿来相信

每一朵花都有自己的春天

在我的天顶

大雨落不停

也不能改变到我的固执耶

永远等待那一日

咱可以出头天

人生不怕风浪

只怕自己没志气

那一日

咱可以出头天

我盼望的日子

会真快来到我身边

在我的天顶

甘有人在保佑

怎样我常常摔的头壳流血

血乾会结痂

失败也不失志

成功是咱自己看自己得起

飘浪的日子

等待着时机

我不信命运会这麽无情耶

永远等待那一日

咱可以出头天

人生不怕风浪

只怕自己没志气

那一日

咱可以出头天

我盼望的日子

会真快来到我身边

永远等待那一日

咱可以出头天

人生不怕风浪

只怕自己没志气

那一日

咱可以出头天

我盼望的日子

会真快

来到我身边(永远等待那一日)

咱可以出头天

人生不怕风浪

只怕自己没志气

那一日

咱可以出头天

我盼望的日子

会真快来到我身边

la~la~la~la~la~la~

五月天-我心中尚未崩坏的地方

醒在陌生的地方

镜头变成了刀枪

耳语也变成了真相

吉他告别了肩膀

诗人弃守了边疆

我们活在巨大片厂

幸运的孩子

爬上了殿堂

成果代价都要品尝

单纯的孩子

是否变了样

跟着游戏规则学着成长

轰轰烈烈的排行

沸沸扬扬的颁奖

跟着节奏我常迷惘

当人心变成市场

当市场变成战场

战场埋葬多少理想

回想着理想

稀薄的希望

走着钢索我的刚强

伟大和伪装

灰尘或辉煌

那是一线之隔

或是一线曙光

每个孤单天亮

我都一个人唱

默默的让着旋律

和我心交响

就算会有一天

没人与我合唱

至少在我的心中

还有个尚未

崩坏的地方

歌手追逐销售量

记者追逐点击量

没有谁比谁更善良

无论天后或天王

无论小兵或老将

曲终人散都要苍凉

期待着彩虹

所以开了窗

窗外只有灼热闪光

所谓的彩虹

不过就是光

只要心还透明

就能折射希望

每个孤单天亮

我都一个人唱

默默的让着旋律

和我心交响

就算会有一天

没人与我合唱

至少在我的心中

还有个尚未

崩坏的地方

其实我们都一模一样

无名却充满了莫名渴望

一生等一次发光

宁愿重伤也不愿悲伤

让伤痕变成了我的徽章

刺在我心脏

永远不忘

默默的让着旋律

和我心交响

至少在我的心中

自己为自己鼓掌

每个孤独天亮

我都一个人唱

默默的让着旋律

和我心交响

就算会有一天

没人与我合唱

至少在我的心中

还有个尚未

崩坏的地方

孩子一样

不肯腐烂的土壤wu~~

再唱再唱再唱

再唱再唱

五月天-春天的呐喊

不要叫我比赛

不要再看我成绩单

不要再无奈

不要再忍耐

不要再让我伤肝

天天都火腿蛋

天天都排骨鸡腿饭

我需要扭转

我需要意外

我需要感觉存在

当阳光很冷淡

心情很吉普赛

没人能挡住我

跟平凡掰掰

方向盘指向南

一路都不转弯

除非我看到沙滩

看到大海看到未来

爽要呐喊不爽更要喊

压力要甩忧郁要推翻

爽要呐喊用力的呐喊

喊到流汗喊到没遗憾

一生能有几次跟世界宣战

不想再当模范

不想要再当乖乖牌

我只想摇摆

我只想旋转

我只想阂到腿软

让冬天被打败

让春天冲上了舞台

让热血变红

让天空变蓝

让我把无聊炸开

看羚羊草枝摆

我爱上大自然

来不及等泪乾

来不及防晒

浪漫只怕太慢

痛快只怕太快

快让我看到沙滩

看到大海看到未来

爽要呐喊不爽更要喊

压力要甩忧郁要推翻

爽要呐喊用力的呐喊

喊到流汗喊到没遗憾

一生能有几次跟世界宣战

当阳光很冷淡

心情很吉普赛

没人能挡住我

跟平凡掰掰

方向盘指向南

一路都不转弯

除非我看到沙滩

看到大海看到未来

爽要呐喊不爽更要喊

压力要甩忧郁要推翻

爽要呐喊用力的呐喊

喊到流汗喊到没遗憾

一生能有几次跟世界宣战

一生能有几次终於没人管

一生能有几次跟世界宣战

夜访吸血鬼

满怀忧伤却流不出泪极度的疲惫却不能入睡

只能够日日夜夜

然后又日日夜夜

无尽的日日夜夜

永远的深陷在人间

五月天-夜访吸血鬼

我是蝙蝠却不能飞

困在日复一日的街

无止尽的狩猎

彷佛一种天谴

夜色就是我的披肩

日出就是我的风险

舞池里的狂颠

是我宿命制约

上帝遗弃我们却又要给

黯淡的月照亮世界

要我们无尽又无情的繁衍

看爱过的人一一告别

做过的梦一一凋谢

只留下我独自残喘的千年

无法挥舞天使的纯洁

也无法拥有魔鬼的果决

只有像每个人类

贪嗔痴傻和愚昧

找寻着体温和血

找寻着同类

满怀忧伤却流不出泪

极度的疲惫却不能入睡

只能够日日夜夜

然后又日日夜夜

无尽的日日夜夜

永远的深陷在人间

饥饿是最好的调味

孤独是最强的催眠

疯狂找一双唇

能够当我酒杯

早就对这一切厌倦

也曾愤怒喝下圣水

却又无助醒在

下个漫长黑夜

青春遗忘我们却又要给

回忆的美就像玫瑰

要余生流血又流泪的受虐

看镜中的脸慢慢枯萎

高举的拳渐渐粉碎

只留下了无限唏嘘的相片

无法挥舞天使的纯洁

也无法拥有魔鬼的果决

只有像每个人类

贪嗔痴傻和愚昧

找寻着体温和血

找寻着同类

满怀忧伤却流不出泪

极度的疲惫却不能入睡

只能够日日夜夜

然后又日日夜夜

无尽的日日夜夜

永远的深陷在人间

无法挥舞天使的纯洁

也无法拥有魔鬼的果决

只有像每个人类

贪嗔痴傻和愚昧

找寻着体温和血

找寻着同类

满怀忧伤却流不出泪

极度的疲惫却不能入睡

只能够日日夜夜

然后又日日夜夜

无尽的日日夜夜

永远的深陷在人间

一个又一个孤单的千年

只能够日日夜夜

然后又日日夜夜

无尽的日日夜夜wu~~

我不能飞

五月天-如烟我坐在床前

望着窗外回忆满天

生命是华丽错觉

时间是贼偷走一切

七岁的那一年

抓住那只蝉

以为能抓住夏天

十七岁的那年

吻过他的脸

就以为和他能永远

有没有那麽一种永远

永远不改变

拥抱过的美丽

都再也不破碎

让险峻岁月不能

在脸上撒野

让生离和死别都遥远

有谁能听见

我坐在床前

转过头看谁在沉睡

那一张苍老的脸

好像是我紧闭双眼

曾经是爱我的

和我深爱的

都围绕在我身边

带不走的那些

遗憾和眷恋

就化成最后一滴眼泪

有没有那麽一滴眼泪

能洗掉后悔

化成大雨降落在

回不去的街

再给我一次机会

将故事改写

还欠了他一生的

一句抱歉

有没有那麽一个世界

永远不天黑

星星太阳万物都

听我的指挥

月亮不忙着圆缺

春天不走远

树梢紧紧拥抱着树叶

有谁能听见

耳际眼前此生重演

是我来自漆黑

而又回归漆黑

人间瞬间天地之间

下次我又是谁

有没有那麽一朵玫瑰

永远不凋谢

永远骄傲和完美

永远不妥协

为何人生最后会像

一张纸屑

还不如一片花瓣

曾经鲜艳

有没有那麽一张书签

停止那一天

最单纯的笑脸和

最美那一年

书包里面装满了

蛋糕和汽水

双眼只有无猜和无邪

让我们无法无天

有没有那麽一首诗篇

找不到句点

青春永远定居在

我们的岁月

男孩和女孩都有

吉他和舞鞋

笑忘人间的苦痛

只有甜美

有没有那麽一个明天

重头活一遍

让我再次感受

曾挥霍的昨天

无论生存或生活

我都不浪费

不让故事这麽的后悔

有谁能听见

我不要告别

我坐在床前

看着指尖已经如烟

后青春期的诗

当烟雾随晨光飘散

枕畔的湖已风乾

期待已退化成等待

而我告别了突然

当泪痕勾勒成遗憾

回忆夸饰着伤感

逝水比喻时光荏苒

终於我们不再

为了生命狂欢

为爱情狂乱

然而青春彼岸

盛夏正要一天

一天一天的灿烂

(阿信口白:

然后呢一起走吧)

谁说不能让我

此生唯一自传

如同诗一般

无论多远未来

读来依然一字一句

一篇都灿烂

让天空解释着蔚蓝

浮云定义着洁白

落花铺陈一片红色地毯

迎接我们到未来

精彩未完的未来

五月天-笑忘歌屋顶的天空是我们的

放学后夕阳也都会是我们的

不会再仰慕更多了

唱一首属于我们的歌

让我们的伤都慢慢慢的愈合

明天我又会是全新的OH~HO

青春是手牵手坐上了

都不回头的火车

总有一天我们都老了

不会遗憾就OK了

伤心的都忘记了

只记得这首笑忘歌

那一年天空很高风很清澈

从头到脚趾都快乐

我和你都约好了

要再唱这首笑忘歌

这一生只愿只要平凡快乐

谁说这样不伟大呢

自己和自己打一架了

想都想不通反正就是这样了

不会再流泪更多了

有多少错误重蹈覆辙

有多少苦痛还不是都过来了

想起来甚至还会笑呢OH~HO

青春是人生的实验课

错也错得很值得

就算某天唱起这首歌

眼眶会有一点湿了

伤心的都忘记了

只记得这首笑忘歌

那一年天空很高风很清澈

从头到脚趾都快乐

我和你都约好了

要再唱这首笑忘歌

这一生只愿只要平凡快乐

谁说这样不伟大呢

伤心的都忘记了

只记得这首笑忘歌

那一年天空很高风很清澈

从头到脚趾都快乐

我和你都约好了

要再唱这首笑忘歌

这一生只愿只要平凡快乐

谁说这样不伟大呢

这一生只愿只要平凡快乐

谁说这样不伟大呢

谁说这样不伟大呢

后青春的诗歌词

后青春期的诗

五月天当烟雾随晨光飘散抄枕畔的湖已风乾期待已退化成等待而我告别了突然当泪痕勾勒成遗憾回忆夸饰着伤袭感逝水比喻时光荏苒终於我们不再为了生命狂欢为爱情狂乱然而青春彼岸盛夏正百要一天一天一天的灿烂(阿信口白:然后呢一起走吧)谁说不能让我此生度唯一自传如同诗一般无论多远未来读来依然一字一句一知篇都灿烂让天空解释着蔚蓝浮云定义着洁白落花铺陈一片红色地毯迎接道我们到未来精彩未完的未来

Tag:四字成语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